1. 主页 > 健康常识 >

中药在海外赢得认可



在浙江省杭州市从事中医治疗七年后,李晓于2月初抵达罗马尼亚,首次在异国他乡治疗患者。
 
浙江中医药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的李说:“我没想到中医会受到当地人的欢迎。” “尽管由于COVID-19大流行而使患者人数受到限制,但每天我们都有充分的约会。”
 
尽管李获得了在中国执业中医的证书,但在罗马尼亚西部阿拉德县阿拉德市Vasile Goldis Western University的中医中心实习之前,李必须获得罗马尼亚政府的批准。该中心由大学和浙江中医药大学于12月成立。
 
针灸和推拿(传统的类似于按摩的身体疗法)的执业医师李先生发现,他的大多数患者患有颈椎综合症和椎间盘滑脱等病症,他说现代医学无法解决。令他惊讶的是,他发现中医技巧似乎对外国人比对中国人更好。
 
李说:“回到杭州后,患有这种疾病的患者可能会在接受五,六次推拿治疗后有所改善,但是来自阿拉德的患者说,仅仅一,两个疗程,他们的疾病就会缓解。” “我在阿拉德的大多数患者从未接受过中医疗法,因此他们可能对他们更敏感。”
 
李说,尽管需求量很大,但罗马尼亚专业中医从业人员严重短缺,很少有中国中医在阿拉德接受过专业培训。
 
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医出国实践和国际交流越来越频繁,在中国已有数千年历史的古老中医体系为世界上更多的人们带来了健康益处。
 
根据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数据,到去年年底,中医药已遍及183个国家和地区,中外政府与教育部门之间的中医药合作也得到了加强。每年有将近10,000名海外学生被中国大学录取以学习中医,并且在更多国家也开设了中医课程。
 
海外中医研究中心,例如在瓦西里·戈迪斯西方大学设立的中心,是促进中医药国际交流与合作的重要途径。在欧洲,北美,非洲,澳大利亚和亚洲其他地区有30多家公司。
 
截至12月,这些中心及其中国合作伙伴已在近90个国家/地区开展了388个项目的合作,其中包括培训海外中医从业人员。
 
上海中医药大学中医药国际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宋信阳说,自从建立第一个海外中医药中心以来的五年中,中医药在海外越来越受欢迎。他说,到去年年底,已有超过一百万外国人在这样的中心接受治疗。
 
宋说,大多数中心位于许多中国人居住的国家和地区,其中包括一些欧洲国家,东南亚和美国。
 
他说:“ TCM一天之内没有在这些国家扎根。” “在过去的几个世纪中,它已经随着中国移民的足迹向海外传播,并证明了它的价值。”
 
近年来,广东省广州市中医药大学一直在加强与柬埔寨,马拉维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等国的中医药国际合作。
 
邓长胜说,自2007年以来,在非洲东海岸外的科摩罗岛国,疟疾的发病率已降低了98%以上,当时该大学的中国专家开始使用中医和青蒿素联合疗法治疗那里的患者。该大学的青蒿素研究中心研究员。
 
青蒿素是由中国药物化学家涂友友于1972年发现的,他是从甜蒿中获得的,因此获得了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他说:“科摩罗过去每年报告超过100,000例疟疾病例,但在实施一项以中医原则指导的以青蒿素为基础的抗击疟疾的计划之后,该数字已降至1400例。”
 
邓说,除了介绍中药,该大学的研究人员还与一些非洲国家合作开发非洲传统药物。
 
他说:“包括非洲国家在内的许多国家也有自己的传统药物,但缺乏对它们的研究和开发。” “我们希望我们可以在这一领域加强合作,以便传统医学带来更多的好处。”
 
非洲一些国家的生活和工作条件比广州还要严峻,邓和他的中国同事到农村旅行时已经习惯了用裸手而不是筷子吃饭,他说这是有益的。
 
他说:“遵循当地习俗可以帮助我们缩小与当地人之间的心理距离,增进相互信任,这也有助于他们更容易接受中医药。”
 
中医在对抗中国COVID-19大流行中起着重要作用,许多患者在中医与现代医学相结合的治疗后得以康复。它也被用于应对海外大流行。

在中国大陆所有确诊的COVID-19病例中,有92%接受了中医治疗。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说,在湖北省,该地区是中国大流行病最严重的地区,接受中药治疗的所有COVID-19患者中有90%的情况有所改善。
 
自缅甸于2018年成立以来,中缅中医药中心在缅甸曼德勒促进了传统医学方面的合作,包括中医药培训和服务以及缅甸传统医学的科学研究。该中心由云南中医药大学,缅甸卫生部和缅甸传统医学大学共同建立。
 
云南大学官员说,随着两国在传统医学领域的合作与交流不断加强,缅甸一些医院开始允许包括针灸在内的中医治疗,当地人也更加了解中医。
 
它说,中医在东南亚其他国家也越来越受欢迎,来自泰国,老挝和越南等国的更多医学生和专业人士正在云南首都昆明的大学接受中医培训。
 
尽管曼德勒的中医中心已受到大流行的严重影响,但合作仍在进行中。这家云南大学表示,应他们的要求,它于4月份向缅甸传统医学大学捐赠了中药,并且有望进一步合作。
 
这所云南大学表示,中医中心将成为南亚和东南亚中医药交流和推广的平台,它将中医药教育,医疗保健,科学研究和文化交流融为一体。
 
上海大学的宋教授说,随着全球对中草药的需求增加,由于中国土地和劳动力资源有限,依靠国内草药生产是不现实的,而国际合作可能会促进中药成分的生产。
 
他说:“在中国,种植中草药已经帮助很多农民摆脱了贫困,在增加草药供应的同时,种植草药也可以帮助其他国家减轻贫困。”
 
他说,许多用于中药的草药甚至起源于海外,包括来自伊朗和阿富汗的西洋参和红花,在其产地生产的中药具有更好的医疗效果。
 
宋说:“我们希望看到中药发展成为一项业务,其中包括草药的种植和加工以及海外的药物研发,这不仅将为海外居民提供更多的健康益处,而且还将为他们带来经济利益。”
 

本文由编辑采集发布,不代表本站立场,http://www.nfm321.com/a/jkcs/156.html